<p>  原标题:新组建的部门如何选办公地点?</p> <p>  撰文 | 李游</p> <p>  随着<a href="http://454zlw.com" target="_blank">国家医疗保障局</a>挂牌,机构改革后的新部门悉数亮相。</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news/crawl/144/w550h394/20180603/hVkT-hcmurvf6734905.jpg" alt="新部门选择哪里办公呢?跟着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一起看看。"></div> <p>  新部门选择哪里办公呢?跟着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一起看看。</p> <p>  <strong>新部门的办公地点</strong></p> <p>  大部分新部门改革后仍在原址挂牌,比如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科技部。</p> <p>  这些部门在改革中,基本盘保持不变,具体职务有所调整。以生态环境部为例,它在原环境保护部职责的基础上,又整合了国家发改委、原国土部、水利部、农业部、海洋局、南水北调办的部分职责,所以新组建的生态环境部挂牌地址就是原环境保护部办公地址。</p> <p>  少数新部门,完全从零开始。比如退役军人事务部、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国家医疗保障局。</p> <p>  这些部门是整合原先分散在不同部门的职能组建的,所以需要寻找新的办公地点。从目前公开的情况来看,退役军人事务部的办公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36号金苑大厦B、C座,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国家医疗保障局的办公地址都选在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小街,前者是2号,后者是2-9号,毗邻而居。</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news/crawl/82/w550h332/20180603/kXCq-hcmurvf6734959.jpg" alt="可能有读者会好奇,为什么会选这里?"></div> <p>  可能有读者会好奇,为什么会选这里?</p> <p>  首先,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要说明的是,机关选择办公用房不是想选哪里选哪里的。这是有规定的——2017年11月,中办、国办印发《党政机关办公用房管理办法》。</p> <p>  其中规定,中央和国家机关办公用房管理,由归口的机关事务管理部门负责规划、权属、调剂、使用监管、处置、维修等。也就是说,新部门要选办公地址,首先要给机关事务管理部门打报告申请,对新组建的国务院部门而言,就是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p> <p>  按照规定,他们如果需要配置办公用房的,要由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优先整合现有办公用房资源调剂解决。无法调剂或者置换解决办公用房的,可以面向市场租用,但应当严格按照规定履行审批程序。</p> <p>  <strong>首任领导熟悉的地方</strong></p> <p>  这么一看,新部门选办公地址不是个简单的事儿。</p> <p>  新部门最终选择的办公地点很有讲究,比如说月坛北小街。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官网信息显示,月坛北小街2号院的用地规划为科研设计和行政办公用地。</p> <p>  2011年,为安置航天科技集团工程咨询中心(原710所)和其他中央单位,国管局提出,拆除用地范围内西南侧现状办公楼(建筑面积约9000平方米),在该地块内新建办公楼地上建筑面积约 3万平方米(不含保留建筑面积约2.8万平方米)。</p> <p>  上述信息显示,月坛北小街2号由国管局也即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负责调配使用、建设。国管局官网显示,其内设的房地产管理司负责中央国家机关办公用房和办公区建设的规划编制、使用调配和管理。具体工作由该司的办公用房管理处负责。</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news/crawl/117/w550h367/20180603/uQ0x-hcmurvf6735034.jpg" alt=""></div> <p>  在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看来,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国家医疗保障局都选择在月坛北小街办公或许还有另一层原因。</p> <p>  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首任署长为王晓涛。接此任命前,他长期在国家发改委工作。国家医疗保障局的首任局长为胡静林,此前担任财政部副部长,也是在财政部工作多年的老人。</p> <p>  熟悉北京的应该知道,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都在部委街上办公,即月坛南街。而月坛北小街与月坛南街的距离非常近。月坛北小街2号院内此前就有一些国家发改委的机构办公。</p> <p>  虽然换了单位上班,但对领导们来说,还是熟悉的地点。</p> <p>  <strong>新办公大厦也是国资</strong></p> <p>  同样是新部门,听起来,退役军人事务部选了一栋洋气的大厦。</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news/crawl/162/w550h412/20180603/vgZH-hcmurvf6735101.jpg" alt="实际上,这栋大厦也是国有资产。"></div> <p>  实际上,这栋大厦也是国有资产。</p> <p>  国务院国资委冶金机关服务局官网介绍,北京金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金苑大厦)是其下属企事业单位之一。而冶金机关服务局前身为原冶金工业部机关服务局,2000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后划归原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管理,现隶属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为国务院国资委机关所属事业单位。</p> <p>  官网介绍称,冶金机关服务局是国务院国资委管理局系统最早实行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的单位之一,从2000年开始,通过不断推进各项改革,已从原传统意义上的机关后勤单位发展成为以房地产开发和旅游休闲为龙头,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建筑施工、工程管理、酒店管理、物业管理、机械制造加工、高科技开发等领域,集科、工、贸为一体的综合性经济实体。</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news/crawl/162/w550h412/20180603/vtpQ-hcmurvf6735171.jpg" alt=""></div> <p>  根据中国政府网的信息,退役军人事务部的办公区是在金苑大厦B座、C座。金苑大厦年头很久了,大厦始建于1997年,1999年5月正式投入使用。公司对大厦的定位是集办公、商业为一体的综合型写字楼。</p> <p>  退役军人事务部在金苑大厦办公,是租用还是其他形式尚不得而知。不过,根据前述办法规定,办公用房可面向市场租用,需租用办公用房的,由使用单位提出申请,经机关事务管理部门核准后,报财政部门审核安排预算;或者由机关事务管理部门统筹本级党政机关办公用房使用需求,制定租用方案,报财政部门审核安排预算后,统一租赁并统筹安排使用。</p> <p> <strong> 老部门的办公地点</strong></p> <p>  最后来说说,之前一些部委选办公地点的故事。</p> <p>  现有国务院组成部门中,外交部是名副其实的老资格。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当天,外交部成立,5日开始部分办公。一个月后,11月8日,在东单外交部街31号,正式召开了外交部成立大会。</p> <p>  据《北京晚报》报道,新中国成立前夕,周恩来总理派中央外事组副组长王炳南抓紧组建新中国外交队伍,同时赶快寻找和确定外交部办公地点。当时王炳南一共物色了三处办公楼,一是位于东交民巷的旧日本使馆;二是前门东处的六国饭店;第三处就是外交部街33号(原为31号)。</p> <p>  《人民周刊》报道,为了慎重起见,周恩来亲自到三处看房。虽都不太理想,但为应急,还是选定了老外交部旧址。</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news/crawl/123/w550h373/20180603/3HxI-hcmurvf6735188.jpg" alt="△截图自《世界知识》,图作者李星"><span class="img_descr">△截图自《世界知识》,图作者李星</span></div> <p>  这里在清朝时即外交部,当时,宣统皇帝为了迎接来访的德国王储特意在这里修建了迎宾馆,算得上北京城里最豪华的建筑了。后来王储因故未来,这座建筑就成了清朝的外务部。</p> <p>  1966年,河北邢台发生大地震,外交部的房子多处出现了裂缝急需修缮,于是工作人员搬迁到了东交民巷15号,1970年后又迁到东城区朝内大街原科技情报所。直到1998年,外交部才迁到朝阳门南大街现址。</p> <p>  部委办公地址迁移也是要“打报告”的。据国务院参事室官网,1981年7月27日,国务院参事室曾就办公地点搬迁给国务院报送请示报告,报告送国务院、国务院秘书长、副秘书长,并抄送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打完报告四个月后,参事室办公地点才迁移。</p> <p>  成立时间较早的部门,都经历过办公地点的变迁。</p> <p>  比如财政部。据《中国财经报》报道,新中国成立前,1949年4月,财政部驻地被安排在了当时的司法部街,这里原来是北平高等法院(现在人民大会堂的位置)。1949年以后,财政部很快从司法部街转移到了公安街10号(现在国家博物馆的位置),100多年前,这里曾是大清王朝掌管中国财政大权的户部所在地。</p> <p>  1958年,财政部搬到现在的三里河驻地,和原第二机械工业部共用办公楼。人民银行和财政部合署办公,也搬到楼里。</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news/crawl/575/w550h825/20180603/RyP--hcmurvf6735217.jpg" alt=""></div> <p>  据央行原副行长马德伦回忆,1985年初春他调入总行时,总行在三里河,一座青砖楼,素面朝天,古朴庄重,是上世纪50年代专为部委建造的办公楼。北边三分之一多是核工业部,和人行、财政部完全隔绝,而人行和财政部的办公室混合着。</p> <p>  1985年春天,陈慕华以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委员身份兼人民银行行长,翌年,就完成了大楼选址、拆迁,设计并开始施工。历时4年建设,1990年大楼完工。</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news/crawl/116/w550h366/20180603/DxT9-hcmurvf6735244.jpg" alt=""></div> <p>  那时还没有金融街,央行办公之后,1992年北京市政府启动金融街发展战略、1996年作出规划,才有了差不多全国最主要的金融机构的总部都建在这里,才有了2.59平方公里的金融街。</p>                                                                       <p class="show_author">责任编辑:张玉 </p>                                               

             <p>  #地震快讯#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06月03日08时37分在广东阳江市阳西县(北纬21.88度,东经111.71度)发生3.0级地震,震源深度12千米。( @中国地震台网 )</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news/transform/162/w550h412/20180603/spfy-hcmurvf6881560.jpg" alt="" data-mcesrc="http://wx1.sinaimg.cn/large/718036c9ly1frxpaner3lj20m80go41i.jpg" data-mceselected="1" data-link=""><span class="img_descr"></span></div>                                                                       <p class="show_author">责任编辑:张玉 </p>                                               

             <p>  原标题:美国在南海躁动 军报: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p> <p>  南海平静了,山姆大叔却躁动了。</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translate/301/w640h461/20180603/mWcw-hcmurvf6976091.jpg" alt=""><span class="img_descr"></span></div> <p>  ▲路透社27日消息,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宣称,美国“希金斯”导弹驱逐舰(上图)和“安提坦号”导弹巡洋舰当日驶入西沙群岛岛礁12海里范围内,并在中建岛、永兴岛附近实施机动演习&nbsp;。(via环球网)</p> <p>  从派舰擅自进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到炒作所谓中国南海军事化,美国近期围绕南海问题不断兴风作浪,大有搅不浑南海局势誓不罢休的架势。</p> <p>  归结起来,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屡屡生事,打的无非是“南海军事化”的幌子,扯的不外乎“航行自由行动”的大旗。然而,山姆大叔把声势造得再响,也改变不了其无理取闹的本质。</p> <p>  先说美方炒作所谓中国南海军事化问题。一个在南海地区军事存在远远超过中国和其他南海沿岸国家军力总和、不远万里派舰到南海耀武扬威侵犯他国主权的国家,却指责别国推动南海军事化,这不是“贼喊捉贼”是什么?</p> <p>  再看美国口口声声要维护的“航行自由”。试问,一个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都没有加入的国家,哪里来的底气在海上维护国际法权威?又试问,什么样的“自由”,要建立在侵犯他国主权基础上?这是典型的“美国例外主义”和霸权主义行径。</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translate/218/w640h378/20180603/qUvn-hcmurvf6976218.jpg" alt=""><span class="img_descr"></span></div> <p>  ▲空军航空兵某师近日组织轰-6K等多型多架轰炸机,在南部海域开展岛礁起降训练。(via@空军发布)</p> <p>  说到南海当前局势,相关国家最有发言权。新加坡外长维文不久前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便指出:“当前南海形势已经平静许多,东盟和中国都有善意和信心开启‘南海行为准则’案文磋商。”</p> <p>  看来,南海没事,倒是美国有“心事”。频频搅局南海,折射出美方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暴露出其对华心态的日益失衡。无论是此前借口南海问题取消邀请中方参加“环太平洋-2018”演习,还是此番派舰进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都是美方长期以来所秉持的冷战式的遏制和对抗思维在作祟,严重损害两国两军关系。</p> <p>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中美在合作的同时存在分歧在所难免。在全球化日益加剧、“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今天,面对中国的不断发展,美方要做的应该是聚焦合作面,而不是秉持对抗思维一味惹是生非。“望远能知风浪小,凌空始觉海波平”,美方的目光未免太短浅了些。</p> <p>  需要正告美方的是,无论你说什么、无论你来多少次,都改变不了“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这个铁一般的事实。中国在南海自己的岛礁上部署必要和有限的国土防御设施,是堂堂正正地行使国际法赋予我们的自保权和自卫权,正当合法。美方应立即停止侵犯中国主权、威胁中国安全的挑衅行动,放弃无谓的炒作,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多做有利于地区国家互信合作、有利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事。</p> <p>  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中国军队是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的坚定力量。我们加强海空战备建设,提高防卫水平,捍卫国家主权和安全,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决心意志坚定不移。</p> <p>  来源:解放军报<span class="img_descr"></span></p>                                                                       <p class="show_author">责任编辑:吴金明 </p>                                               

             <p>  原标题:副国级、上海原市长得了大奖</p> <p>  5月30日,中国工程院颁发中国工程界的最高奖——光华工程科技奖,钢铁冶金专家和战略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a href="http://454zlw.com" target="_blank">徐匡迪</a>,获得第十二届光华工程科技成就奖。</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news/transform/60/w550h310/20180603/S9Vo-hcmurvf7628221.jpg" alt="" data-mcesrc="http://n.sinaimg.cn/translate/217/w650h367/20180603/vq1n-hcmurvf7594489.jpg" data-mceselected="1" data-link=""></div> <p>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光华工程科技奖成就奖设立于1996年,每两年颁发一次,每届仅一人。该奖项主要奖励在工程科技及管理领域取得突出成绩和重要贡献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上届该奖项的得主,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p> <p>  获奖后徐匡迪感言:“这个奖实不敢当,不是谦虚,比如师昌绪先生是我的老师,不能和他们比。”</p> <p>  徐匡迪是中国喷射冶金技术的开拓者之一。据公开资料,他出生于1937年,1959年毕业于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冶金系。</p> <p>  据《人民日报》报道,1978年,徐匡迪“个人和家庭的命运被彻底改变”。</p> <p>  当年,他参加了全国科学大会。此次会议被称为“科学的春天”,之后科技工作得以恢复,开始选派留学生出国学习。1982年,徐匡迪被派往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做访问学者,留学两年。回国后,他担任原上海工业大学常务副校长。</p> <p>  1989年,徐匡迪由教从政,被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任命为上海市教卫办副主任兼高教局局长,后任上海市市长。</p> <p>  据《徐匡迪详述:我亲历上海经济体制改革的几件大事》一文记录,1992年春节,邓小平接见了上海市领导,徐匡迪也参加了会见。</p> <p>  “吴邦国书记向小平同志介绍我:‘这是一位国外回来的教授,现在从政了’。小平同志说:‘教授从政好啊!搞四化需要有很多的教授从政’。我听后受到极大的鼓舞”。</p> <p>  2001年,徐匡迪回归科研,任中国工程院党组书记、院长,2003年当选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2010年卸任中国工程院院长,离开领导岗位。</p> <p>  “政事儿”注意到,除了在冶金领域,徐匡迪还参与了若干国家重大科技发展战略研究。近年卸任领导岗位后,他一直在发挥余热,参与了在京津冀协同发展、雄安新区、城镇化等重大国家战略的规划。</p> <p>  最近一年,徐匡迪被媒体冠以一个新头衔——“雄安设计师”。</p> <p>  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大国家战略,由徐匡迪牵头组成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徐匡迪担任组长,对总体规划、京津冀三地的功能定位、发展目标等进行论证。</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translate/159/w550h409/20180603/NVB9-hcmurvf7594723.jpg" alt=""></div> <p>  同时,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和形成京津冀地区新的增长极,论证在河北建立雄安新区的可行性,徐匡迪组织专家对雄安新区的规划进行了数十次论证。</p> <p>  去年4月1日,雄安新区正式成立。“政事儿”注意到,在此一个多月前,去年2月,习近平曾到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察看规划新区核心区概貌,此后还召开了北京城市规划建设的座谈会。</p> <p>  当时,徐匡迪陪同习近平考察,并参加了座谈会。</p> <p>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此后,徐匡迪多次对外发声,详解雄安新区选址、功能、开发等社会关切。</p> <p>  他在接受央视采访时透露:“京津冀协同发展,除了设立北京城市副中心以外,在河北再设立一个新区,这件事总书记早就在心里谋划了。”</p> <p>  日前他再次介绍,“当时就提出,不要盲目建设大都市,不要所有的中心城市都追求建成国际化大城市。”他说,全世界发展最快的不是超级大城市,而是城市带或者城市群。“交通上很方便,一小时能通达的城市群,是最适合发展的。”</p> <p>  “政事儿”注意到,徐匡迪还一直在为科技发展提供智力支撑,先后组织过制造业、城镇化、人工智能等咨询项目。</p> <p>  他认为,科技创新从引进、购买到实现自主研发,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p> <p>  “中国与世界科技强国之间还有一些差距,我们现在有了若干大国重器,还要有更多大国精器。”5月底,徐匡迪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道,“也就是说,肌肉强壮了、骨骼长大了,但是心脏和脑子还要靠别人,这是不行的。”</p> <p>  他认为,科研人员要加强理论的研究和攻关,实现技术独立自主,“把创新主动权、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p> <p>  同时,他对“山寨技术”提出批评:“基础理论不弄清楚,照着人家搞山寨版,靠抄近路、找窍门是走不长远的,也不要寄希望于到国外购买,花钱抱个金娃娃回来。”</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rc="http://n.sinaimg.cn/news/transform/131/w550h381/20180603/SIQx-hcmurvf7627876.jpg" alt="" data-mcesrc="http://n.sinaimg.cn/translate/551/w798h553/20180603/64XB-hcmurvf7594994.jpg" data-mceselected="1" data-link=""></div> <p>  “政事儿”注意到,这并不是他首次“犀利发声”。此前,徐匡迪曾多次在接受采访、发表演讲时,强调科技创新。</p> <p>  2016年初,他在第六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上发表演讲,提出削减产能,就要通过改造,淘汰落后。</p> <p>  他当时表示,“现在中国的工业产品没有哪一个是不过剩的,如何消化?”他的答案只有9个字,“要通过改造,淘汰落后”。</p> <p>  5月底,他再次强调:“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它是国家核心竞争力,只有靠我们自己搞。”</p> <p>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在专业领域之外,徐匡迪对科学道德,也一直保持严肃的态度。</p> <p>  2002年担任中国工程院院长后,他对中国工程院所有院士提出要求:“珍惜院士荣誉,保持这一称号的纯洁”,多次强调“院士不但要保持专业上的高水平,还要成为科学道德的楷模。”</p> <p>  任职期间,他提高了院士选拔的门槛,并狠抓科学道德建设。</p> <p>  2005年12月,中国工程院发表了一封公开 信,提出“院士不是万事通,应避免参加各种与自己专业无关的评审、鉴定、咨询等活动,特别是为商业性广告造势”,“院士并不是一种职称和职务,不宜处处以院士称呼”。</p> <p>  徐匡迪事后解释,“公开致信就是想让院士们对自己有清醒认识,不要搞成‘社会活动家’。”</p> <p>  日前,徐匡迪再次对“科学家”这一角色,谈了自己的看法:“科学家变成大众人物,我认为很可悲,科学家是小众的,要有这个定力,能够耐得住寂寞”。</p> <p>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撰稿/许腾飞</p>                                                                       <p class="show_author">责任编辑:张玉 </p>                                               

                                      <div class="video-2017" id="videoList0" ></div>                       <p>  原标题:我国启动无人农机全过程作业 将逐步建立无人农场</p> <p>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p> <p>  昨天,我国启动了农业生产全过程无人农机作业试验。无人操作的农机都能做什么呢?一起去看看。</p> <p>  在江苏省兴化市的这块试验田中,记者看到,十余台无人操作的农机完成了耕整、打浆、插秧、施肥施药、收割等环节的生产作业。在农业生产的首要环节——耕整环节,4台无人旱耕机要做的是将土地平整好。插秧环节对农机的技术要求最高,要保证无人作业的插秧机,插出的水稻横平竖直,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tyle="max-width: 500px;" src="http://n.sinaimg.cn/translate/232/w1068h764/20180603/sbxZ-hcmurvf6578446.png" alt=""><span class="img_descr"></span></div> <p>  江苏大学党委书记 袁寿其:(我们)可以实现厘米级的定位精度。第二主要是创新的我们开发了相关的控制协议,可以针对不同的农业机具进行无人化技术的改造和推广应用。</p> <p>  据了解,这次无人化农业作业是目前我国投入智能农机种类最齐、数量最多的一次。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无人农机都安装了智能感知设备,它们的行动路线是按电脑设定好的程序进行的。</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tyle="max-width: 500px;" src="http://n.sinaimg.cn/translate/258/w1094h764/20180603/-mRz-hcmurvf6578489.png" alt=""><span class="img_descr"></span></div> <p>  车载信息服务产业应用联盟秘书长 庞春霖:我们这次12个团队来自汽车、农机、兵器、电子信息等领域,这次试验实际是一次工农协同,军民融合的创新尝试。</p> <p>  <strong>我国将逐步建立无人农场</strong></p> <p>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未来我国将分级、分期、分步建立无人农场。</p> <p>  专家介绍,目前一台农机改造成无人操作的装备,成本平均增加20%多,但未来随着智能产品的成本下降,将给无人农机产业化创造有利条件。</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tyle="max-width: 500px;" src="http://n.sinaimg.cn/translate/234/w1064h770/20180603/EdaD-hcmurvf6578551.png" alt=""><span class="img_descr"></span></div> <p>  江苏兴化市市长 黄红旗: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示范,能够在无人作业系统方面,探索出一条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也通过我们试验成功,来助推农业、农村的现代化。</p> <p>  据了解,我国计划分级、分期、分步建立无人农场,以智能化促进农业生产提质、增效、降本。</p> <div class="img_wrapper"><img style="max-width: 500px;" src="http://n.sinaimg.cn/translate/284/w1098h786/20180603/3KAS-hcmurvf6578605.png" alt=""><span class="img_descr"></span></div> <p>  车载信息服务产业应用联盟秘书长 庞春霖:下一步我们将在黑龙江进行大面积的农垦,在河北选择沙地,在重庆选择浅丘陵,开展进一步的试验。</p>                                                                       <p class="show_author">责任编辑:张玉 </p>